颜错

颜错,杂食动物。
王者荣耀狄白狄,FATE主食五战枪弓FGO闪梅
拖延症晚期文笔平淡如流水,望博君一笑。

【狄白】一世长安(2)

有生之年头一次更得这么快。

给你们推荐一款码字软件叫码字精灵,简直就是拖延症作者的福音【。

还是原来那句话,专注ooc一百年,请小心食用。

————————————————————————————

    狄仁杰不喜车驾,而大明宫距着狄府也着实不算远,因此他便步行向来时路走去。


    “狄大人可算回来了啊。”


    听见这声音他心下一惊抬眼望去, 那李白正坐在狄府房顶上冲他招手,身边还揽着一只酒坛子,正是昨日那新丰。不过瞧着像是已经喝尽了的样子。

    李白这一动作,那酒坛子险些滚了下去。还好他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捞了回来。若不是如此,那坛子怕是要和地上几块青石板一样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等等?


    狄仁杰扫视四周,发现不仅是地面上的青石板地,便连狄府的外墙上,也有稀稀落落的几道痕迹。尽为利器所致。

    治安官当即黑了脸,看向那仍若无其事笑着朝他打招呼的人。


    “剑仙可否解释一下,狄某上朝这些时间,究竟发生了何事。”


    青莲剑仙见已是瞒不过纵身一跳便落在地面上,还不忘了他手中拎着的酒坛。 


    “狄大人这回可就错怪太白了。太白先前只是想好好品完这坛美酒——”他拎了拎手中酒坛示意,“谁知长安城中有人不知从何处得了消息来找太白切磋,这痕迹便是他们留下的。而他们听闻狄大人你即刻下朝,纷纷都逃得没影儿了。”


    你如此招摇,当真是怕他人瞧不见你?


    瞧着对方颇为无辜的神色,狄仁杰只恨不得抓出一把令牌尽数甩到他脸上。他在心底默念几遍陛下嘱托不可伤及此人,片刻冷静下来后细细推敲李白所言,竟发现这人说的话并无虚假。

    青莲剑仙以身法灵动飘忽无形见长,而关于这人先前为手下败将赋诗一首的事情他也早有耳闻,因此他人来挑战这剑仙乃是常事,更有甚者竟是以败于此人手下为荣。如此说来,李白所言竟是句句属实。


    “剑仙若想品酒可去屋内。如此招摇不引人前来才是咄咄怪事。”将修缮事宜吩咐下去后,狄仁杰才发现自己还未换下身上朝服不由得微蹙了眉,“狄某先行一步,更衣后再来寻剑仙。”


     狄仁杰略一拱手便向屋内走去,殊不知李白已是打量他好一段时间了。


    不得不说大唐官服品格森严而设计精妙。狄仁杰官至丞相,虽不是一品官员,那身朝服却也着实精致。


    绣有五章纹的紫袍,七旒毳冕,佩了金饰剑与金鱼袋,再加上狄仁杰此人原本便身形修长剑眉星目一身正气,竟是将原本瞧着略显了奢华的朝服硬生生穿出了些别样的味道。


    ——至少李白此人是这么想的。

    他游历四方。且不论其他地方那些风格迥异的服饰,便仅仅是那大漠中的繁华之地,君主、富商、便是连舞女衣衫都华丽无匹。那女子身上缀了细碎金饰,配着一舞一动皆是风情万种。李白也是甚为喜爱的。可有那么一瞬间他竟是觉得,那些绰丽风姿都不及面前这人好看了。 


    大抵当真是醉了吧。 


    李白低笑出声摇了摇头,跟着人进了狄府大门,随手将酒坛搁在一旁石桌上,盘算着下次何时再打些酒来。


    若是不论狄仁杰此人身份立场,他是极为欣赏他的。便从这人对待他的态度一事上便可见一斑。存有敬意而不谄媚,淡然而不怠慢。长安城有今日太平盛世之景,除了武帝本人的统治有方,怕是有不少功劳也归于狄仁杰。由此可见此人手段能力之高。 


    “剑仙在想甚。” 


    待他回了神时,狄仁杰已换回了平日常服,这又令他暗暗惋惜片刻,旋即换上往常笑容。

     “只是在想,这酒勾起太白腹中馋虫,一时半会儿怕是压不下去了。狄大人可知城中风评较好手艺精湛的酒肆有哪几处吗。虽说大抵是比不上宫中御酒,也只得如此以解馋了。” 


    狄仁杰掌管长安城治安许久, 自是对此处了如指掌。当即颔首便带了青莲剑仙出门。


    他又怎会不知对方这些小心思。若论酒这城中怕是哪一家都比不上宫中御赐,尽管问他要便是,又何必去城中酒肆。


    “若想出去瞧瞧城内之景直说便是了。”


    李白闻言不由得怔愣片刻,旋即不可抑制地牵起唇角笑得开心,竟是伸手拍了拍前面那人肩膀。


    “狄大人可真是洞察人心啊,佩服佩服。”


    这人笑起来潇洒得紧,水蓝色眸子半眯起来眉眼弯弯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倒颇有些少年郎的味道。狄仁杰看了片刻,便转过头去。


    “剑仙谬赞。不过若是下次再有人寻剑仙切磋,可否请剑仙去别处,以免波及狄府。”


    “今日是着实来不及,下回便记得了。狄大人莫要担心。”


    长安城街道井井有条却是错综复杂四通八达,李白昨日才行至此,并且未过多久便被狄仁杰请回府中,自是无暇来熟悉这街道,只得亦步亦趋地跟在眼前人身后,随着他拐过一条又一条叫不出名字的街。不时有妙龄少女注意到这位意气风发的青莲剑仙而侧目,皆是面目含春羞怯至极的模样。而有那几人本想壮着胆子来寻他切磋,却在瞧见他身前人时纷纷干笑着退避三舍。


     开玩笑,这位可是长安城的治安官大人。若真的在这街道上切磋起来,指不定这位大人要如何教训自己才是。


    而反观狄仁杰本人竟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带着李白转过几条街停在一条巷子前,只见那巷子中有一处算不得大的酒肆,门口插了只旗上书个“酒”字。 


    “店家,可有剑南烧春。”治安官话音微顿,旋即加上一句,“要陈酿。”


    “好嘞……诶哟,狄大人!”有人闻言自后院掀了草帘走出,却在瞧见来人时怔愣片刻叫了起来,快走两步到人面前便要下拜时却被狄仁杰抬手扶起。 


    李白打量着店家,这人瞧着已是不惑之年,原本生得还算清秀面上却是硬生生横过一道丑陋刀疤。见了狄仁杰一副颇为激动的模样,手中擦桌的布巾都被拧成了一团。


    趁着店家去窖中取酒的功夫,李白单手支桌望向对方,语气中带了点儿调笑的意味。


    “瞧他方才那激动模样,狄大人莫不是这位店家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算不上,狄某只不过做了应做之事罢。”


    狄仁杰眉眼半垂把玩手中一只青瓷酒杯,不知在想些什么。 


——————————————————————————————

嗯,极为老套的救命恩人梗【x

请不要怀疑,这个看上去一脸纯良的人他真的就是李白啊!

至于性格方面等下一章出来了再解释吧……

关于狄大人朝服的那一幕

唐朝丞相是做不到一品的,因此就按三品官员的服饰描写了。

总感觉两人是不是进展太快了这就开始相约把酒二人世界了?

评论(19)
热度(63)

© 颜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