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错

颜错,杂食动物。
王者荣耀狄白狄,FATE主食五战枪弓FGO闪梅
拖延症晚期文笔平淡如流水,望博君一笑。

【狄白】一世长安(3)

    不多时店家便取了酒来。这剑南烧春的味道虽略逊于宫中御赐,却也的确是难得的好酒。两人攀谈中李白得知前些年那男人幼子得了重病,他去钱庄换了些银钱匆匆赶往医馆却在路上为歹人所劫,那道刀疤便是如此落下的。当时狄仁杰方才走马上任,当街抢劫之事比现在自然是只多不少。狄仁杰赶到现场得知前因后果后替这人垫付了医治的银钱,随后在半天内便将此案破获,幼子也得了及时医治因此病情渐渐好转。那男人只有这一根独苗,狄仁杰此举不咎于再造之恩,店家才如此感激。 


    片刻后店家告退,便只剩他二人对饮。李白已就着故事将一坛子酒饮下小半,狄仁杰那杯中的酒却还未见底,仍是浅浅酌着。


    “狄大人办案数年,可有漏网之鱼?”


    “有。便在我面前。”


    青莲剑仙一怔,还未来得及答话,狄仁杰便接了下去。


    “能犯过罪行而让狄某无可奈何的,剑仙是头一位。

    “并非尽是因为陛下命令。若是剑仙全力出手,狄某或许能争个平手,却是绝对无法擒住。除非布下天罗地网做了万全准备再将你引入其中,大抵还能有五分胜算。”


    “狄大人如此谬赞太白,太白可当不起啊。”


    这人虽是嘴上谦虚着,面上却挂了极灿烂的笑,怕是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狄仁杰抬眼见他这副得意模样,抿唇微微勾了唇角,竟是难得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来。 


    倒还真是少年心性。


    殊不知李白无意中抬眼瞥见他的笑,竟是险些看直了眼。然而那笑极浅消失得又极快,不过顷刻狄仁杰便恢复了那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差点儿让青莲剑仙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两人又攀谈起来。狄仁杰自第二杯剑南烧春见底之后便不再碰酒,倒是李白一人喝的起劲,又以品酒乃人生一大乐事为名试图劝酒,而治安官大人着实是不好这杯中之物,几番劝说无果李白只得放弃了这念想,心底却悄悄盘算着何时想法将这人灌醉了才好。


    推杯换盏之间狄仁杰似是有意无意间提到入朝为官一事。不出他所料,对面那人又饮下一杯酒,乐呵着摆了摆手。


    “入朝为官便算啦。太白着实是不擅长勾心斗角。要说起来还是这江湖更为自在逍遥些。狄大人为何不出这长安城瞧瞧呢?” 


    “……朝中不可无相。”


    “唉,那可着实是可惜了。”李白咂了砸嘴摇头,将他旅途中一路所见景色娓娓道来。 


    青莲剑仙先祖流徙西域,他本人也生于中亚碎叶,因而对于那片漫天黄沙中的繁华也自是情有独钟,所描绘景象中的西域之景也就占了大半。

    那儿有最烈的酒,有最奔放的美人儿。纵然是落日余晖也明亮得几欲灼伤人眼。商队旅人累了便在那儿歇息。就地架起营帐来席地而坐,人堆中柴火哔啵作响,飘着美酒与烧肉的香气。


    李白说到快意处便又是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一大口酒下肚笑着直呼痛快。瞧他这幅模样,不知怎的狄仁杰竟感到莫名有那么点儿艳羡起来。


    他自小家境困窘,只有入朝为官这一条出路。况且在遇到那少女法师时,他的余生怕是都注定要在这朝堂之上度过了。而这人的小半生都是仗剑江湖快意恩仇,从不为他人他事所缚。 


    陛下的打算怕是要落空了。


    二人酒过三巡已是申时。狄仁杰见再过几个时辰便是宵禁就要带着李白回去。无奈后者舍不下那半坛子美酒,拎着又着实嫌沉,他便问店家可有能盛下的酒器。


    “那自然是有的,狄大人请随草民来。”


    那男人恭敬笑着点了点头,便带他去了后院。片刻治安官掀开草帘,手里竟是提了个颇大的葫芦。李白见着眼睛一亮,狄仁杰便知他是喜欢了。


    店家装酒的空档儿,李白打量着那葫芦,摇头啧啧称叹。


    “这葫芦是栽在哪儿了,怎的长了这么大。”


    “那葫芦藤上只结了这一只葫芦。”狄仁杰瞥了他一眼,慢悠悠开口,“至于如何长得这么大,是因为那藤下埋了具尸体。”


    此言一出青莲剑仙面色稍变,干笑着看向正装酒的店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倒是那店家闻言竟哈哈大笑起来。


    “诶呀,狄大人莫说笑了。那藤上的确是只结了这一个葫芦,可哪儿来的什么尸体啊。” 


    “不过小小玩笑,莫非剑仙当真了?”狄仁杰一扬眉,看向身边那人。李白这才知上当却也不恼,也跟着笑起来拍拍那人肩膀。


    “想不到狄大人居然也会开这等玩笑,险些唬住太白了。倒真是让太白刮目相看啊。”


    说话的当儿那酒缸已倒空,店家提了葫芦递至李白手中,狄仁杰则是取了碎银搁在桌上便带着他离开了。


    返回狄府路上李白将那葫芦挂在腰间,又爱不释手地拍了拍。这葫芦配着倒是让他又多了几分少年意气的潇洒不羁。不得不说这人酒量的确了得。饶是那酒的烈度不比西域,饮尽小半缸酒李白竟是连脚步都未曾虚浮半分。 


    此时正值荷月初,那人方才喝到酒酣耳热之时索性将本就大开的领口又扯开了些,清秀锁骨上的皮肤泛着薄红配上颈间红绳让狄仁杰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待到回过神来便不着痕迹地收回了视线,见他似是未曾发现的模样不由得偷偷松了口气,却又愣住了。


    ——自己方才在做什么?

    

    ——————————————————————————

    狄大人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至于狄大人家境困窘啥的是王者荣耀官方故事版本……这儿我没按照正史来。

    不过李白的出生地倒是真的,相当于现在的吉尔吉斯斯坦境内。

    没错太白其实是个很洋气的外国人哦

    你们快看我多勤快!快夸我!

    嗯……说好了这一章给大家放人物性格分析的。

    或许有小天使会和我说ooc了什么的……其实这是按照我所理解的两人性格加以描写的。

    李白现在才是初入长安,在这之前他就是一把剑一个人走遍四方。见到了大千世界美好景色,因此还保留着点儿豪气干云的少年心性。当然二入长安见过武则天之后那便完全不一样了。 

  他在心理上会被武帝吊打的

    而狄仁杰毕竟是浸淫官场数年跟一帮子老狐狸勾心斗角上演宫斗大戏【x】因此性格上会比李白稍微沉稳点。毕竟不可能完全武力镇压啊要真是辣么嚣张跋扈武则天都保不住哇!

    至于强迫症和洁癖,这个在原作故事中的确有提过……然而我写狄仁杰与李白这两人写的太开心了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插入关于这个的描写【你】况且目前算来狄仁杰与李白还不算那么熟自然不会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大概。

    不过我觉得虽然狄大人是有强迫症和洁癖吧……我也不希望在大家的印象中让治安官变成只是一个强迫症与洁癖的模糊符号。毕竟我希望写出来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李白同理。现在他的人生中酒还没有占到很重要的地位……他只是喜欢享乐,而酒是一种方式而已。 我也不希望李白变成一个酒鬼什么的。

  不知道写这么长你们会不会看哇……_(┐「ε:)_

  总之希望各位看得开心就好啦。

  有什么喜欢的梗请尽情留言不要客气!我会尽量写的!如果在下笔力足够的话

 有意见也请尽情提哦,毕竟我也知道自己目前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啦……

  

评论(32)
热度(65)

© 颜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