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错

颜错,杂食动物。
王者荣耀狄白狄,FATE主食五战枪弓FGO闪梅
拖延症晚期文笔平淡如流水,望博君一笑。

【狄白】一世长安(番外)

正文无关,时间轴是在两人确定关系开始同居生活后【。】
依旧是没眼看的ooc
你们要的小李白来了!

————————————————————————————
那对于狄仁杰来说是绝对无法忘怀的一天。

武帝不知为何心血来潮前来拜访,大抵也是好奇自家这位处事严谨的治安官怎的就和那放荡不羁的李白走到一起去了。谁知两人在书房攀谈许久也不见那青莲剑仙身影。不知谈到何种话题时女帝陛下便要给狄仁杰瞧瞧她近来新学的术法。咏唱罢了手中白光正要脱手时便见书房窗外冷不丁倒挂下一人。

“怀——啊!”

竟是女帝无可避免地被惊了一下手上略略一抖,那白光便脱手而出向外飞去击中了青莲剑仙。只听李白短促惊呼一声摔下房檐。狄仁杰见状大骇顾不得多想便跳窗而出,环顾四处却未寻到那人身影。

自他从书房内到窗外不过片刻功夫,四处空旷地上仅一层薄薄草皮根本无处躲藏,也绝不可能是那人同自己开此般玩笑。

狄仁杰手脚都冰凉了。

他破案无数,在朝中与众人周旋斗争纵使陷入危难境地也依旧能冷静脱身,此刻却是心跳如擂鼓几乎无法自持。

“陛下方才那是……什么法术。”

“狄卿莫慌,此术并不会伤及性命。”大唐女帝仿佛也知晓自己一时兴起带来的麻烦,以袖掩唇轻咳两声,“不过是将其,变小了而已。”

……变小了?

还未待狄仁杰理解此话真意,便觉脚面上有什么物事压着的轻微重感。他低头瞧去,只见一半尺高的白衣小人儿正趴于其上,一头棕色乱发尤为显眼——可不正是那李白。

狄仁杰忙弯腰将其捧了起来。后者还未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何事,法术的后遗症令他有些头晕目眩。回过神来便觉得身下触感不大对劲。

“……怀英?!你怎的变得这么大!”

“不是我变大了……。”狄仁杰无奈叹息以另一手揉揉眉心,示意他看向周围,“……是你变小了,青莲。”

待李白环视四周才发现究竟是发生了何事。饶是如他也怔愣了好半晌,呆呆坐在狄仁杰掌中不动弹了。

“此术有解,待朕回宫查阅典籍,过几日再来给狄卿答复。”女帝面色略有些古怪,临走时深深看了二人一样方才摆驾回宫,留下狄仁杰与李白二人大眼对小眼。半晌还是狄仁杰破了这僵局,深深叹口气转身回了书房将小李白置于自己桌案上。

“青莲且先安分待在这里,我去寻些吃食来。”

“等等,带我去吧!万一等下有些个什么老鼠出现,就我当下这小身板儿……。”李白才说到一半发觉自己似是触到对方逆鳞连忙噤声,果不其然只见狄仁杰黑了脸,几乎是咬牙切齿般一字一句强调。

“老鼠?狄某府中断不可有此等脏物。况且青莲的剑不是还在,自保是绰绰有余了。”

李白干笑着目送自家治安官离去,随即盘腿坐在桌上心下嘀咕着能入此人眼中的老鼠怕是也只有那小密探与他一家子了。

不得不说他缩小后目中所见倒是与往日大有不同,而李白本就是这么个潇洒的性子,最初打击过后瞧着周围新奇得紧便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向四处打量着。他先是从桌案这头走到狄仁杰放置公文的另一端,瞧着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便自其中抽了一张出来看。

那些纠缠复杂的朝堂关系他本就看不懂,不过见狄仁杰整日对着这些东西心下好奇便随手拿来看看。纸上那人墨迹清秀严谨,在边缘处还有极多小字批注。李白只是瞧着便能想象出那人是如何坐在这桌边逐字逐句细心审阅,如何蹙着眉头认真下笔。

唉。

李白叹了口气便随手将那公文丢下。然而他却忘了自己此刻身量,那公文丢是丢出去了,却又飘飘悠悠落回来好巧不巧覆在他头上。青莲剑仙在里头挣扎半晌本想索性一剑将其砍了,想想事后那人表情只得作罢,乖乖趴在原处等着自家治安官来拯救。

所幸狄仁杰去了不久便返回,身上公文被掀起的瞬间他瞧见对方面上如自己猜测般又黑了一分的面色,干笑两声摊手试图表达自己是何其无辜。

也幸得那人未再多做追究,只将那公文原样摞好便将盘子递到他面前。

“……。”

李白瞧着面前这几乎能装下好几个自己的白馒头一时无语心想此人莫不是刻意报复。倒是狄仁杰见他此刻难得困窘的模样竟是难得抿唇低笑一声伸手将那馒头掰碎了摆在盘边儿。李白虽是自早上起来便未曾进食直到现在,消灭小半个馒头却是再也吃不下了,只抱着狄仁杰的手指慢条斯理地啃着上边遗留的一点碎屑。
这人的手上带了点儿皂角的香气,不似他见过的那些达官贵人身上多半都熏了刺鼻熏香,干净清爽得很。
“青莲,莫闹。”

狄仁杰本想翻手将那人抖下去却又怕伤了他,只得任人动作。

那人的唇一点点儿落于掌心那痒意便直透内里,似是有谁拿浸了蜜的羽毛在心脏之上一下下撩着,叫人心痒得紧。

待李白玩够了,摸摸滚圆的肚皮满足跳上狄仁杰手掌。
“怀英,怀英,可还有酒吗。”

“你那葫芦里不还是有。”

“真没了。”李白举起那腰间葫芦晃晃,当真是一丁点儿水声也听不到了,“我记得你上次取回的那坛子贡酒还未喝完吧?”

他见此人面色不虞,近乎是讨好笑着抱住他手指头摇摇。不是他没骨气,着实是此次贡酒难得,酒香醇厚令他爱不释手。此次又变成这副模样,能多喝些岂不是占了便宜。

“就一点儿,怀英。”

……自己当真是栽在此人手里头了。

狄仁杰摇摇头,去将坛子与酒器取了来倒下半碗。李白眼睛一亮便要凑上前去却被狄仁杰拎起来搁到一小酒盏面前。他瞧瞧对方完全不容商量的表情只得苦着脸抱起那酒盏大口品着。

然而才刚过三盏狄仁杰便想将酒收起来。这下李白可不依了身形一闪跳上酒缸边沿试图阻止。谁知那酒坛子上过釉,边沿儿又沾了酒水湿滑得紧。李白身形一歪,一时不察竟是扑通掉进酒坛,冒了个小小的水花儿便不见踪影。

“青莲!”

青莲剑仙不识水性他是知晓的,当下惊叫一声也顾不得什么洁癖挽了袖子伸手去捞,不多时指尖儿触到什么异物忙不迭将其捞了起来。只见李白已然浑身湿透地躺在他手中,半晌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打了个酒隔——竟是喝醉了。

此后很长一段日子里每每提及此事,纵然是不苟言笑的治安官也会为了彼时李白大失水准的表现而笑出声来。
李白虽是酒量过人,但这贡酒确是后劲十足,他又经此番折腾,哪儿有不醉的道理。只见他起身方才走了两步便咕咚坐倒在狄仁杰掌中,说了两句胡话竟是准备打起盹儿来。

青莲剑仙此般模样也寻不到干净衣物供他换上,狄仁杰又怕他如此睡着感了风寒便拿指尖轻推唤着人。

“青莲,莫睡。先把衣物换下来。”

索性李白醉中还算得上听话,两脚一蹬便把那双仅有一个指节大点儿的小靴子踢下,又在狄仁杰帮助下尽数扯了身上衣衫光溜溜地躺在他掌中。治安官本想替他寻个舒服地方让人好生睡一觉,谁知那人竟是赖在自己掌中不肯走了,还将他手指一根根拉过来覆于身上自个儿蜷在里头。看得狄仁杰哭笑不得,只得将人小心包于掌中,另一手拾起昨日未曾看完的《北堂书钞》翻阅。如此一坐便是两个时辰。

他倒是许久未曾如此清净过了。

“狄大人!”

书房的门被叩响,狄仁杰方才出声示意那人进来便见李元芳背着那比他自己身量还高出一大截的精铁飞镖推门而入,面上还挂着兴高采烈的笑意,“狄大人!元芳——”

小密探面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他瞧见自家上司半握着的拳露出的一只小脑袋,偏偏那张脸自己还异常熟悉……。

他顿时连耳朵上的毛都根根立起语无伦次,狄仁杰还未想到如何解释这一情状李元芳便匆匆将任务交代清楚后瞬间跑得没影儿了。

治安官手下的第一密探以为自己出现了个可怕的幻觉——他猛地摇头如此催眠自己。

而狄仁杰见元芳逃也般的身影半晌无奈叹口气,将李白那套浸入水中好一会儿酒气已尽数散去的衣物捞了出来摊在窗台上。

此刻他只盼望这场闹剧能早些结束了。

且不论当日青莲剑仙醒了酒后听完狄仁杰描述是如何面红耳热的同时又懊恼浪费了的半坛子好酒,女帝陛下那边倒是神速,三日后便再次到了治安官府上将李白变了回去。

唯一值得狄仁杰庆幸的一件事便是自那之后,这人不会再似往日那般无度饮酒了——毕竟谁知他又会做些什么事出来,下次怕是要对自家治安官投怀送抱了,李白如是道。

—————————以下是彩蛋————————

当日夜里李元芳难得做了个噩梦。

他梦见自己只有半尺高,被自家上司捏在手心儿里无法脱身。这个梦整整持续了一夜,直到小密探浑身冷汗地从梦中惊醒,才发现是那被子紧紧裹在身上才导致了梦中那无比逼真的实感。

此后的一段日子里,李元芳瞧见狄大人都压下耳朵贴着墙根尽量缩小存在感。而当狄仁杰百般询问才终于得知真相后只觉好气又好笑,笔下一挥便将李元芳下月的工资等级评了个甲等,这才安慰了小密探受伤的心灵。

————————————————————————————
这章3k+,算是目前为止最长的一章,用手机码字的我只觉得心累无法言语……。
阴阳师x千年狐那篇大纲列下来才发现最后居然会是白狄,大概还会衍生出一个狐白的五十个秘密之类的彩蛋。不过现在写出来的秘密离五十个还差的有点儿远,真的发出来的时候应该会分几个部分。
啊这么看来为什么总有一种我的正文进入倦怠期了的感觉【。】
咳,来来来我们不要在意细节。你们看的开心就好。
这章看得开心的话请各位小天使多多反馈,谢谢!

评论(17)
热度(79)

© 颜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