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错

颜错,杂食动物。
王者荣耀狄白狄,FATE主食五战枪弓FGO闪梅
拖延症晚期文笔平淡如流水,望博君一笑。

【狄白】一世长安(6)

终于回归正篇,前些天那锅肉憋的我想报社【bushi】 此章是刀是糖请自由心证。 依旧ooc慎 ——————————————————————
狄仁杰心下明镜得很,李白绝不是个会困守一方的人物。因此当那人来向他辞别时,治安官并未表现出过多讶异,仿佛这是理所应当一般。

青莲剑仙见状略略一挑眉梢,笑弯了双眼抱臂靠坐于窗口——这儿几乎成了他的专座。

“如此,狄大人可要送太白一程?”

而狄仁杰不过思索片刻便点头应下,倒是一旁的密探面有难色欲言又止。

“大人……”

“陛下那边,我自会交代。”

二人行至狄府大门外,狄仁杰命下人牵了匹枣红的马来,将缰绳递与了李白。后者牵着马同治安官一道走马观花般沿主街前行,路上若遇了酒家还会品评一番,像是这家酒年份未到,那家酒虽好却掺了水尔尔。这人不好寻常文人墨客那些附庸风雅之事,对这酒却是能评得头头是道,瞧这模样怕是将长安城中的酒家逛了个遍。狄仁杰只安静听着不作他语,偶分出些神来在心里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说来也巧,这人出城方向正是朱雀门。青莲剑仙当日留下的剑痕张扬依旧,大抵也有守城军士留心护养的缘故那诗句未见半点儿磨损。狄仁杰瞧着那行诗,一时间竟是有些恍惚了。

“狄大人。”身边那人忽地停住脚步侧头看向他,手中牵的马儿也跟着乖巧停下打了个响鼻,“若太白有幸再临这长安,狄大人是会捉了狄某入狱,还是好生款待啊。”

“若你不再做此等破坏长安之事,狄某自会备上美酒佳肴静候剑仙到来。”

也不知究竟是哪句话触动了这人,只见他朗声长笑,湖蓝眸中亮得仿若盛下满天星河,引得旁人纷纷侧目。

“哈哈哈!好!届时还望狄大人信守诺言了!不过待再会之时便莫要再唤剑仙啦,听着生疏得紧,太白是也不甚习惯的。”

待李白笑完翻身上马一扯缰绳,那枣红马长嘶一声前蹄腾空重重踏地便向城外奔去。狄仁杰只立于城门之前,目送那一人一马行至目光所及官道尽头,最终渐渐没去了身形。

……也不知那句“后会有期”他可曾听到。

大抵是听到了的。治安官想起那人乘马而去时朝他挥动的手。虽然他未曾回头,狄仁杰却也是想得出对方面上是何等的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模样的。 他抿了抿唇,竟是难得露出些笑模样来。

然而故事总不会来的十全十美。便是那说书人口中那话本儿也有波澜起伏,何况这不尽如话本来得圆满的人生。 便如狄仁杰从未想过二人再会之日竟如此之快。

当手下密探来报说那青莲剑仙闯入长安直奔大明宫而去时,他的行动却比平日聪敏的思想更快一步,牵马便冲出了狄府。 当日大雨倾盆,狄仁杰却未有半分犹豫——他平日里最是不喜雨天,此刻却迎着瓢泼大雨策马疾驰。也幸得这般天色路上行人稀少他才得以畅通无阻地赶路。

方才拐到那朱雀大街,他便瞧见了前方近在咫尺的大明宫。

……以及那冲天剑气。

剑气凛冽气势逼人,衬着这天气竟让狄仁杰产生了某种错觉:那往日气派恢宏不可撼动的大明宫,此刻却在风雨中飘摇。

无需入宫令牌宫中禁卫见到这位女帝亲信便纷纷让开道路。狄仁杰闻那头领言青莲剑仙只身提剑杀气腾腾直奔大殿而去时心下一紧便抬脚匆匆向正殿赶去,却终是迟了一步。

他瞧见了破开雨幕迎面而来的李白。

治安官下意识便去瞧那人手中提着的三尺青锋,见那剑身雪白泛着冷光,他心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干净的。

李白也瞧见了对面的治安官,在周围千牛卫警戒目光中停下脚步。此时二人都颇为狼狈,狄仁杰平日打理齐整的发此刻整个儿散了下来服帖垂在脑后——若搁平日里那人便早早要笑话他了。 反观对方却也是半斤八两,一袭白衫淋了个湿透,雨水顺着卷曲发梢儿滴在面颊上。乍一眼瞧过去,治安官一时竟分不清,那是雨还是泪了。

这念头再荒谬不过了,他想。这人可是名动长安潇洒娟狂的青莲剑仙,又怎会流泪。可他瞧着对方面上那无半分波澜却尽数褪去平日自信模样的神色,竟当真像是在哭泣一般的。

狄仁杰从未想到过今日这般情状。

他曾想此人会于某日大摇大摆地无视暗处密探走入这长安在哪块儿石板路或墙砖上再留下诗句,而后大抵或是在某处酒肆同旁人行酒令,或是寻人切磋,亦或是瞒过众人潜入狄府酒窖取了御赐贡酒来饮。

……而不应是如此狼狈,相顾无言。

他倒是瞧见自己当日赠与他的那只酒葫芦,此刻仍旧安稳地挂在他腰间,却显得颇为讽刺。一时间喉头仿佛凝结了什么物事般酸涩难耐。

这沉默而凝滞的空气几乎要令狄仁杰窒息。而他只能紧紧握住手中令牌在掌心印出红痕来,却注意到方才还在周围的千牛卫此刻竟尽数消失了。

他瞧向李白身后毫无动静的恢宏正殿心下便明了了,刚想张口却到底是李白先行打破了这等僵局。

那人缓步向前,直至同他擦身而过。

“……青莲!”

只闻对方停下脚步,狄仁杰未曾回头,闭了闭眼半晌才道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来。

“待你归来。”

而后过了许久,他方才又听见那脚步声渐渐远去了,直至最后一点儿残响也被雨声掩盖。李白不曾答话,狄仁杰也不曾回头瞧上一眼。

大唐的治安官觉得自己大抵是魔怔了。他冒雨赶来,竟似乎只是为了瞧上一眼,叫上一声,说上一句话。他于官场步步为营,已是许久未曾如此冲动过。可隐约又觉得这似乎是值得的。

当日夜里治安官坐于廊下久久难眠,竟是得出个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的结论来。

大唐民风开放,断袖分桃龙阳之好也并非为众人不齿,狄仁杰却从未想过自己竟也有用的上这些形容的时候。

困扰多日的谜团被解,本应是令人高兴的。然而他无意识摩挲着令牌背面一角那崭新刻痕,又想起今日那人面上往日自信豪气全无的模样,心便一点点沉了下去。

————————————————————————
恭喜狄大人情窦初开【bushi】
这一章,写了很久……手稿改完了改录入电子稿却总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感觉。痛苦极了。
大概唯一的好处就是你们绝对找不到错别字【。】
本来打算七夕放出来的【x】
开学后你们大概就很少瞧见身为三党的我了。争取暑假再多更几章。
爱你们。

评论(29)
热度(47)

© 颜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