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错

颜错,杂食动物。
王者荣耀狄白狄,FATE主食五战枪弓FGO闪梅
拖延症晚期文笔平淡如流水,望博君一笑。

【白狄】殊途·续

接上篇,私心给这两人一个完满结局。

——————————————————————
李白终究还是未掀开棺盖再瞧上一眼,只在狄仁杰棺椁入土前离了长安。

怀中揣着那块上刻了【怀英】二字的墨玉,孜然一身。

那温润物事隔了衣衫贴于胸前触感鲜明,却提醒了狐狸一件事。当日同这块玉交由自己的,还有女帝的一句话。

【狐狸,若你仍有心,便每日以灵力温养这玉,或许诸事还有回转余地。】

当时他未曾细想,如今忽地忆起这不过五十光景武后面容竟似苍老了近十岁。以她法力便是再过百年也不应有这般变化,莫非……?

他心中疑窦顿生,又摸出那玉来细细打量,浓重墨色中似是有隐隐光华流动,可细看过去又仿佛不过是日光反射之影罢了。李白一时间瞧不出其中玄机,低叹一口气将它收入怀中。

罢了,罢了。便听她一言。若是无所事事下去,只怕更会胡思乱想……如此也好。

此后李白返回青丘居所除了日日向那玉中灌注灵力,便是一手拎酒壶舞剑作诗,石壁之上处处可见剑仙真迹。那酒本是狐妖所酿,饶是李白这般酒量贪杯后也易醉。每每这时他倚在镜湖边岩壁上仿佛打开了话匣般对着那块玉絮叨往事。他不过尽说些琐碎细节,却是桩桩件件都同狄仁杰有关。青丘之狐醉眼朦胧之时也偶会瞧见那阴阳师便在自己面前,可不过瞬间便又如云烟般消散。李白伸出的手指僵在半空,半晌才去摸身边的酒壶,发出几声闷闷低笑。

他忆起往日种种只觉口中苦涩不已,敛眸摩挲手中温润玉玦。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啊,怀英……。”

此般又是一甲子光景。第六十一年时李白去往长安恰逢乞巧佳节,人头攒动之中他瞧见了河边的李元芳。昔日亦步亦趋跟在狄仁杰身后的小魔种已然褪去稚气模样变得更加成熟沉稳。李白只远远瞧着他向河中放了盏灯离开,也并未上前。

他瞧了眼河面上那明灭烛火一时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如何竟也去向那小贩买了盏灯来提笔却不知如何落字,只得写了那人名号将那扎成莲状的灯向河中随手一掷,看着它渐渐漂远了。

那夜李白回到青丘喝了个酩酊大醉,摸出那块玉瞧了又瞧喃喃一句“骗子”便将其抛入镜湖中。

或许狄仁杰大抵还是怨恨自己的,因此才借了那女帝之口留下这谎言意图使他终日在悔意中渡过这绵延千年的漫长生命。他本意是不再守着这片缕渺茫希望接借着酒意了却过往,谁知玉玦脱手之时心下竟又不舍起来起身越入镜湖,却在瞬间觉察到了极强的灵力波动。

一瞬间李白恍然以为自己身在梦中。

幽蓝湖水包裹静寂一片仅有皓月光辉自头顶下彻,映亮了那阴阳师一头银色长发。

青丘之狐唯一能做的便是紧紧抱住对方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不管这究竟是因着那河灯愿望成真还是不过一场虚无梦境,自己都是不愿再放手了。

李白并不知道怀中那人悄然睁开一双暗金瞳眸,启唇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片刻之后他怀抱那人回到岸上,二人浑身衣衫已是浸了个湿透。一向不畏天地的青丘之子伸出的指尖竟是略带颤抖的。然而他真真切切触到了对方柔软皮肤。

李白怔愣了好半晌,复又小心翼翼将那人揽入怀中。

狄仁杰沉睡了整整三天——这对于已等了漫长时日的李白来说并不难捱。只是当对方醒转后开口第一句话问出“你是谁”时,他顿时懵在了原地。还未等回过神来便瞧见了那阴阳师眼角眉梢透出的点滴笑意。

“怀英……你当真不适合开这等玩笑。”

他试图应景地笑出两声来却是喉间滞塞酸涩难耐,只得一低头抵在狄仁杰肩窝中,而后者竟是难得地吻了吻那对雪白狐耳——他少有做这种温情之事的时候。

“怀英啊。”

“我在。”

“你肯原谅我吗。”

“太白所言何事,狄某记不清了。”

“还会离开吗?”

“无处可去,只得指望太白收留。”

此刻李白才真真正正开怀大笑起来,将那人拥入怀中。

往日诸般辗转苦痛,皆于今时烟消云散。

殊途同归,何其幸之。

——————————————————————

自豪的说我就是发糖专业户。
梗是一堆堆的就是无力更文【。】

还是选择了先更殊途这篇。一世长安后续发展仍在考虑,打算在青莲三入长安之前让他开窍,在经历和感情两方面都是。
这样一看还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这边狐狸都抱得美人归了那边还没啥实质性进展呢【……】

这篇正文短了些不过后续还会有各种番外,比如说李白的五十个秘密还有以别人视角写的二人故事。

评论(15)
热度(56)

© 颜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