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错

颜错,杂食动物。
王者荣耀狄白狄,FATE主食五战枪弓FGO闪梅
拖延症晚期文笔平淡如流水,望博君一笑。

【白狄范魔】Happy Christmas

伦敦的冬天一如既往地寒冷。

    然而女王所统治下的帝国却是愈加繁荣,圣诞夜的街道上充着火热的节日气氛。拉车的马儿蹄子上踏起点点雪泥,而盛装的贵妇人扶着宽大的裙撑急忙躲避,挽上她们丈夫的手臂前往这座城市最大的剧院。

    在这个圣诞夜,那位伟大的魔术师将在这座剧院进行本年的最后一场演出。

    当然,猎魔人大概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这也是为什么在魔术即将开演的十分钟前我们的大魔术师在后台的准备室看见了风尘仆仆的范海辛,这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挑起了眉梢。

    “Well……你要知道,我差点就以为你赶不回来了”

    “哦,那是不可能的,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重要的圣诞夜。”后者笑着摘下了宽沿帽随手丢在一旁的扶手椅上,厚重的靴子在地毯上留下两个脏污的鞋印。

    “真希望你在来这里找我之前没有先去过我的家里。” 

     在魔术师忙着整理衣领时范海辛没有接话——他也不敢。因为在这不久之前他也的确险些在德狄①房间,那些名贵的波斯手织地毯上留下同样的鞋印, 如果他真的没来得及察觉魔术师并不在房间里而及时收手的话……哦!管他什么圣诞节,自己也只有在伦敦街道的石板上度过这一夜的份儿哩!因此猎魔人明智地选择跳过这个话题,转而向他讨要起圣诞礼物来。

    “别傻了,你觉得我在出来演出的时候还会随身携带那东西吗?你就在这里哪儿都别去,等我演出结束之后一起回去拿……NO,NO,别碰我,至少现在不要。我可不希望穿着一件沾上了泥土和灰尘的衣服完成本年的最后一场演出。” 

    作为拒绝猎魔人的代价,德狄安抚般地亲吻了他的面颊,这才戴上手套离开了准备室。

    ……老天,这可真要命。

    范海辛站在原地胡乱揉了揉自己的一头银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几乎就像个初次谈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面对自己爱人偶尔的主动与亲密感到不知所措——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发生过的。年轻的猎魔人扯下最外面的斗篷瘫坐在椅子上打算乖乖地等着魔术师回来,但是不过片刻他又改变主意跳了起来,抛弃温暖的煤炉追着自家爱人离开的方向而去了。

    不,他当然不会去破坏那人的演出,只不过能在幕布后面近距离欣赏大魔术师德狄表演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他的魔术毫无破绽。”一些伦敦的报纸这样评价道,“作为一位魔术师,德狄毫无疑问是最成功的人之一。不要再绞尽脑汁猜想原理了,他的手法让人无迹可寻。”

    直到现在范海辛才真正亲身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现在他就站在距离魔术师至多八英尺②远的地方,却也只能看着他的表演跟随台下的观众发出轻声惊叹。

    “希望我的表演能让你们拥有一个美好的圣诞夜。晚安,女士们先生们。”

    他在台下众人的鲜花和掌声中退到幕后,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撞进一个人的怀中。魔术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试图扶稳了头顶摇摇欲坠的礼帽,可惜已经太晚了——范海辛伸长手臂替他抓过那顶帽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说实话,这东西实在太碍事了。”猎魔人一边咕哝着一边亲吻怀中的魔术师,他能感觉到对方渐渐停下的挣动转而顺从地靠在他的身上,这令他感到十分满意。

    “演出很棒,我从没这么庆幸过自己的赶路速度很快。”范海辛终于松开了他,顺手替人打理了有些皱起的衣领,“那么回家吧?希望圣诞大餐还给我留了一份。”

    而魔术师难得地没有计较这点小事。他直接在礼服外披上了一件大衣,就带着匆匆抓起帽子与斗篷的范海辛从后门离开了剧院。

    “Eggnog③,白兰地做底,你会喜欢的。走吧,后门那里我已经叫好马车了。”

    不得不说德狄的确对猎魔人的口味了若指掌,至少这勾起了范海辛肚子里的馋虫,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回到魔术师的家品尝美味的蛋奶酒和圣诞夜的烤鸡了。范海辛一点儿都不想承认他现在外出做赏金猎人的工作时已经对那些廉价而劣质的酒感到索然无味,尽管他曾经是那么的沉迷于此。 

    “哦,我几乎已经闻到美味鸡肉的香气了……可以将这算作是我这十几天来风餐露宿辛苦工作的回报吗?”

    “别开玩笑,我可不认为你会那么委屈自己,只要一颗吸血鬼的头颅就足够让你衣食无忧好一阵时间……哦,看样子我们到了,去开门。”

    结实的木质车轮碾过地上残留的一点雪沫缓缓停在公寓前,车夫接过魔术师递来的车费恭敬地行礼。

    “祝您有个愉快的圣诞夜,尊敬的先生。”

    而在这个时候范海辛已经先一步打开了大门,踢掉厚重的靴子奔上二楼阳台将他不小心留在窗台上的半个泥脚印清除掉以免这脏污的痕迹影响魔术师的好心情。他清理的很及时,至少德狄并没有察觉到他真正在做什么。

    “不必这么心急,晚餐之后你有大把的时间来拆礼物。看样子我们尽职的管家刚离开没多久,我想你应该趁早享用热腾腾的美食,但是在那之前别忘了把你的手清理干净。”

     “我可并不想将这美妙夜晚浪费在无聊的拆礼物上——我的意思是,我对礼物的确很期待,但是这远远比不上另一件事。”范海辛脱下外袍仔细打理了一番,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气定神闲地推开露台的门走进来。他的视线毫无顾忌地扫过魔术师整洁白衬衫的每一个角落,即使他认为自己有努力克制过了,“你知道的,那指的到底是什么。”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这么说,你这种邀请方式可真是糟糕透了。”德狄轻笑一声拉开椅子坐在范海辛的对面,并示意他可以开始用餐。

    闪闪发亮的银刀叉,丰盛的晚餐,跳动的烛火还有对面的那位魔术师,这屋子里的一切都让猎魔人沉醉——或许有一半是酒的功劳。满满一壶撒了肉蔻粉的美酒此刻已经几乎见底,并且大半都是进了范海辛的胃中。即使有少许的牛奶调和,上好的白兰地还是让猎魔人喝了个半醉。虽然和德狄在一起时他至少能维持一下进餐礼仪,可是轮到酒上时就完全恢复了从前豪爽的做派。他隔着明亮的烛光盯着坐在对面仍旧动作优雅的魔术师看了好半晌,搁下了手中的空酒杯。

    “……这是一场梦吗?” 

    “不,这不是。我想你喝醉了”

    “Hmmmm……或许吧。”他眯起灰蓝色的眼睛盯着杯底残余的泡沫,以近乎呢喃的声音咕哝道,“我只是觉得突然所有的东西都变了……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在那以前我认为自己的生活中只有大杯的烈酒与吸血鬼腥臭的血,甚至一辈子都会是如此,然而在遇到你之后那样的生活好像瞬间就远去了……是的,在遇见你之后,奇妙的感觉。”

    “你要知道,没有任何一个梦可以持续这么长的时间。是什么让你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我亲爱的猎魔人。”

    “我不知道,或许我可能真的醉了……嘿,别再管那些胡言乱语了!现在是拆礼物的时间!” 

    桌上摇曳的小小火光忽然爆出一朵烛花,而范海辛仿佛被那细小的爆裂声惊醒了一般突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兴致勃勃地扯到了另一件事,就像刚才的【胡言乱语】从来没发生过一样。而魔术师当然也乐得跳过这个话题,指引猎魔人到自己的卧室去取对方想念了许久的圣诞礼物。在对方搜寻礼物的时候德狄就站在他身后,脸上的神色一时变得晦涩复杂而难以形容,只在那人兴致勃勃地在衣柜找到礼物盒打开却因为发现里面只有一堆彩纸屑而挫败时露出了一点笑意。

    “Seriously?我真希望你还给我准备了别的东西。”

    “只有这个,不过你该习惯我做事的风格——凡事都要有些惊喜。你可以把手伸进去,一次摸一件出来。”

    好吧,对于这个人的作风他也该有所习惯了。范海辛摊了摊手,按照指示开始探索他的圣诞礼物。最终他获得了一顶帽子,一件斗篷,一个崭新的酒壶与一把手枪。甚至还有一整瓶他对着德狄酒柜垂涎了很久的那瓶珍藏的美酒。

    “悠着点,小伙子。你的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去了,这形容真的一点儿都不夸张。”

    “我知道!我只是——哦,天啊,你让我该怎么说——我只是太高兴了而已,真的!告诉我实话,这个你准备了多久?要我说附魔的布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搞到的。”

    “我当然有自己的途径,不用担心。那么对于这份礼物你打算如何回报呢,你该知道我可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Well……。”范海辛正拿着那瓶好酒爱不释手,听了这话便毫不犹豫地把它搁在矮桌上几步拉进了二人的距离。他深深地看进魔术师蔚蓝色的眸,嘴唇挨上对方的鼻尖。

    “一个美妙的夜晚怎么样。”

    暖炉的火焰安静燃烧着,遥远的泰晤士河畔敲响了十二点的钟声。

    “圣诞夜快乐,我的魔术师。”

    “……圣诞夜快乐。”

    他紧紧地扣住了对方的手指,紧紧地。 

    

    

    

    ①德狄就是狄仁杰。这个名字在正篇有一点伏笔存在所以暂时不能剧透(然而我的正篇还没有开始)总之大家明白就好【…… 

    ②一英尺相当于0.3米

    ③蛋奶酒,十七世纪由英国人发明,圣诞节的传统饮品。当时流行的有两种蛋奶酒分别是以白兰地和朗姆酒做底。魔术师表示他太明白范海辛想要的是刺激的那种【等等】

    其实这里还有一点就是在那个没有冰箱的年代蛋奶酒这种需要新鲜牛奶冲调的饮品可以算是非常奢侈,基本只有农场主和有钱人才能即买即制,也算是给狄大人的身份留了点小小的背景交代……吧。


……你们不要说了我知道我有罪_(:з」∠)_,这个是先前答应你们的,拖了整整三个月的范魔特典。


事实上这段时间三次是真的有些事情要处理……在累到不想肝文的时候是阿弗 @三好学生弗莱特 的一张生日贺图促使我一晚上就肝出了将近3k字的这篇文。总之他真的是小天使,各种意义上。


第一次尝试这种翻译类文风,描写还不甚熟练因此与以往的文相比之下就运用了大量对话来加以补足,这也是为什么我写这篇如此艰难的原因之一……


趁着手感还在最近准备赶一赶先前提到的那篇龙与剑客与魔法师,其中会0提到一点点蓝茶的《黑暗寓言》这款游戏的世界观,摸得到电脑的小伙伴们可以先去玩一玩。


大概是因为很久没见了所以这次的碎碎念似乎意外的长,总之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就好了。

评论(20)
热度(101)

© 颜错 | Powered by LOFTER